鮮讀快活 【秀芷45度角心世界】
飲食的記憶
分隔線

文╱余秀芷

       提起米飯,媽媽會跟我們說,想當年,窮到沒得吃,雖然自己種稻,但採收的稻米是要拿去賣錢的,有時候會拿賣相不好的,或是放比較久的「舊米」,只有一點點米飯,加入很多很多的地瓜籤,放入一條鹹鹹的蘿蔔乾,這就是我們的一餐,也是隔日的便當。

       爸爸會同我們說,你媽媽那樣的吃法,還算是比較有錢的,我的便當裡面,僅是地瓜籤,有時候打開一看,只有一條蘿蔔乾擺在裡頭,其他什麼都沒有,而那也表示家裡的經濟十分拮据,父母親正忙著到處包攬農務,想辦法掙錢,我不用偷偷躲到一旁去吃,因為班上許多同學都跟我一樣,尤其在風災將稻田給吹毀的那段時間。

       我的記憶裡,小時候媽媽會為我們五個小孩子變換菜色,吃膩了白飯配菜,偶爾媽媽會買自助餐店的餐盤,一人發一個,像是營養午餐一樣,每樣菜都擺在不同格子裡,看來新奇,讓孩子胃口大開,每天等待開飯時,拿著自己的餐盤進廚房,等自助餐媽媽打飯菜給我們。過一陣子,媽媽見我們那麼愛巷口的蚵仔麵線,於是自己去買紅麵線與食材,熬大骨當湯底,一大鍋營養又健康的蚵仔麵線不用多久就見鍋底。

       當我們開始上學,媽媽也做便當,孩子在發育期間,即使是女生的我,便當都比其他同學的大很多,滿滿的白飯有青菜也有魚肉,最常出現在便當中的,是一支滷得晶亮入味的棒棒雞腿,當便當蓋打開來,香味讓我無法等待片刻的瞬間吃光,書沒有讀得比別人好,但媽媽給我們吃的,卻是用心準備,營養又健康,她能給孩子最好的料理。

       在這個普遍衣食無缺的時代,外面的餐廳菜色油膩又重鹹,加上與友人聚餐滿桌的澎湃,次數多了,內心就想來上一碗白飯,那是最簡單的幸福。在這充滿各式美食的時代,人們開始追求的卻是簡單而自然的食材,像在絢爛中突然走往樸實,那並不是跟流行,而是認真的去發現到單純的美好,在簡單當中,與過去味蕾的記憶接軌,重新發現飲食他不僅是填飽肚子,更是生命中的重要記憶。

       一碗熱騰騰的白飯,擺上一顆醃漬的酸梅,讓我想起過去父母跟我們提起的,以及小時候經歷的,飲食的記憶。

(作者為臺北e大學習論壇專欄作者)


點擊前往【秀芷45度角心世界】專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