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以該「取法乎上」求力行

文/李錫津

  老王喜歡撰寫勵志、勸世的文章,還曾集結出版,銷售成績不錯,是一位說理清晰、論述有力的作家。老丁則是老王多年的朋友,平日互動頻繁,彼此還喜歡抬槓。

  有一次,兩人竟因細故吵了起來,互不相讓,吵急了,老丁就悻悻然指責、譏諷老王是「偽君子」,「寫那麼多文章,我也讀過,好歸好,有什麼用?自己到底做到多少,令人存疑…不想說了,再說就臭了…」云云,言下之意:「你平日說話、寫文章,頭頭是道,自己不見得做得到,豈不就是滿口仁義道德的偽君子。」真是好重的指責!

  老王被說成「偽君子」,一向潔身自愛的他,耿耿於懷,受「傷」很重,情緒掉入老丁所設下的語言「陷阱」,日日顯得落落寡歡,兩人竟然不再來往。

  由於作者和老王是舊識,平時常有交流,也還談得來,對他們的衝突早有耳聞,很想找機會幫點忙,讓他們重修舊好。前些日子,剛好和他同時參加一個休閒活動,老王竟然和作者聊起此事,還希望聽聽我的意見。

  我點點頭,清清喉嚨,表達一些想法:

  我們常常聽聞先賢「取法乎上,得乎中;取法乎中,得乎下」的明訓。這當中,《孫子兵法》有「求其上,得其中;求其中,得其下;求其下,必敗」之說;唐太宗在談人君治國之道的《帝範》中也提過:「取法於上,僅得其中;取法於中,故為其下。」在學習上,也有「學其上,得其中;學其中,得其下」之說。類似說法,確有不少先賢說過,可見,此種體悟已是中華文化中先賢智慧的結晶,意在提醒、鼓舞大家,無論做人做事,要有足夠的制高點,心中要先存遠大、理想的目標,預先做好寬廣、扎實、切實的準備,才能有效因素務實生活的需要,因為,盱衡實際,「口說容易,做事困難」,畢竟,構設完整的生活、工作理想,相對容易,執行時,卻必然牽涉到許多複雜、難以掌握、不好處理的主客觀因素,比如:相關人員的觀念、素質,這些人的企圖心、認同程度、實質展現的能量,乃至經費是否足夠、時機是否允當、大環境是否呼應、負面因素是否浮現、支持的條件是否適時到位…等等,尤其,眾多因素的交互作用到底如何?實在更難掌。常常是,明明已有十分的理想,實際行來,卻只得到七、八分的成效;明明有七、八分的理想,卻只得到五、六分的成效;要是只有五、六分理想,理所當然,可能只有三、四分的成效而已!

  如此,「理想高出實際,實際不如預期」,「理想和實際間,存有落差」,已不難理解,可見,真想求好,提高理想,「取法乎上」,加碼努力,確有必要。我對老王肯定的說:「你的說理,運用古人的經驗,合乎先賢的智慧,也合乎人的本性和務實生活的條件,老丁的責難,應該只是一種心虛和氣急敗壞的情緒反應而已,實在不必在乎、不必理會,你且釋然、放下吧!」

  我們且看看孔夫子「理想與實際間落差」的故事:要之,孔子在《論語》為政篇中有一段精彩的自述:「吾十有五而志於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。」若單以「四十而不惑」來看,依余秋雨在《泥步修行》中之分析:「事實證明,四十歲之後的孔子並沒有達到「不惑」。他五十歲之後做了幾任官,都磕磕碰碰。從五十五歲到六十八歲帶著弟子周遊列國,那就更不順了,處處碰壁,又不知何故,甚至覺得自己像一條『喪家犬』了,怎能說得上『不惑』呢?」可見,連早就被認定是偉大人物的至聖先師,也都沒能做到自己預設的理想,只是「時時都在破惑」而已,何況是一般人!

  余秋雨認為:「孔子的經驗告訴我們,一個高尚的人,也會有很多惑,甚至,越高尚,其惑越多。」作者接著對老王說:「我覺得,你的生活體悟、你的文章說理、你的意涵表述,一直沒有錯,錯的應該是,思慮方向有偏、思慮深度不足的老丁啊!」畢竟,能提出生活理想、能以理想存心、能引人朝向目標邁進,就值得肯定、值得佩服和鼓勵了,怎麼可以對一個設有理想、定有目標,行動上未能完全做到位的人,口出惡言、加以傷害呢?

  再以18世紀,啟蒙時代法國思想家、哲學家、政治家,寫出劃時代作品-《愛彌兒》的教育哲學家盧梭故事來看,張明明在《歡樂哲學課》中直率指出:雖然盧梭「在《愛彌兒》中呼籲要教育兒童,可自己卻狠心地把親生的五個小孩全部丟進孤兒院,」形同棄養,他「甚至會掄起柺杖,追打路邊因調皮撞到他的孩子。」或許盧梭因為「分裂的一生」,才會表現出行為的衝突,但,這種「理想和現實間之落差」既明顯又極端的現象,雖然難以思議,卻也更能佐證,即使一位劃時代的偉人、哲人,他所主張、也受到社會推崇、肯定的理想,自己也未必百分百行動到位,但,較之常人,他已是敏於知覺,優先「想到、看到、說出」一般人無法「想到、看到、說出」、且令人折服的理想、言論,做為泛泛大眾思辨學習、自我引導、努力邁進的參考品目標。

  言談至此,老王終於頻頻點頭,原本鬱結的臉龐出現了笑容!

  總之,「取法乎上,得乎中;取法乎中,得乎下」的現象,似乎是生活的實然,或許也是生活的無奈!因此,為了「求好」,為了因應「知行之間的落差」,為了提升生活品質、工作成果的相對實績,生活、工作理想和奮鬥目標的律定,自然要高遠些、寬廣些、完整些、豐富些,用以因應生活條件的考驗、戰鬥條件的試煉,以及人力、物質難免的不足、疏陋,或時間、經費引發的各種壓力等,這種期待高了一些後,雖經有心、努力打拼,結果還是出現明顯的折扣,雖不滿意,卻只能接受,日後再力求改進的情形,有些像「勤以補拙」吧!如此,用了心,結果卻還無法完全到位的現象,看來應該予以諒解,更不必苛責吧!

(作者為教育工作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