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得重視的知覺商數PQ

文/李錫津

  2002年,諾貝爾經濟獎得主、被公認為佛洛伊德之後最偉大的當代心理學家,也是現代行為經濟學大師的美國心理學家康納曼(Daniel Kahneman),在《快思慢想》中轉述心理學家Gary Klein所說的一個故事:一群消防員正在一棟著火的房子裡努力救火,突然間,隊長急聲下令:「馬上撤退!」說時遲、那時快,同伴們立即火速撤離現場,巧的是,就在隊員完成撤退後,房子的地板就全垮了下來!

  消防隊長憑藉豐富的火場經驗,一覺苗頭不對,在第一時間,毫不猶豫地下達撤退令,當時,如果慢了幾秒鐘,就可能造成人員的嚴重傷害!

  這種常令當事人一時說不出所以然的「直覺」、「心覺」或「危機第六感(sixth sense of danger)」,其實常常發生在你我生活的經驗上,比如:Kahneman在同一書中就舉了幾個例子:「大部分人在聽到電話傳來的第一個字時,就能偵察到對方的憤怒;一走進房間,就立刻知道別人正在談論我們;開車時,旁邊車道的駕駛者有一些細微的動作,使我們馬上判斷他是個危險駕駛,立刻做出因應的避禍措施。」此外,作者唸國中時,天天從鄉下騎自行車上下學。有一年暑假輔導課,下午放學回家,騎到半路,離家尚遠,發現前方天際雲層很低,可謂烏黑一片,直覺可能快要下大雨了,想到未帶雨衣,乃立即折回數十公尺外的路邊小店,想不到才停好車,就大雨傾盆,正慶幸沒做落湯雞,店老闆就誇說:「你這麼小,怎麼知道要下大雨了!」讓我至今印象深刻。難怪Kahneman會說:「我們每一天的直覺能力,並不比有經驗的消防隊員差,只不過我們經驗的都是日常小事而已!」真然也!

  說來,透過直覺感知周遭狀況,即時做出適切回應,雖然既平常又重要,只是,對欠缺靈敏直覺的人來說,卻也難脫幾分玄妙,不過,精研西洋棋的心理學家Herbert Simon卻認為:正確的直覺力並非憑空而來,更非臆測,尤其,他更反對的是,時下許多人竟然常常把這種直覺力神話化了,持平來說,他認為正確的直覺力應該是:「情境提供了線索,線索讓專家得以從記憶提取訊息,訊息提供了答案。而直覺就是辨識(recognition),不多也不少,就是它。」換句話說,正確直覺的產生,必也是當事人平時勤於學習、仔細觀照,在記憶中累積了足量的背景知識和豐富的經驗,才有可能在狀況一出,即能啟動靈敏的知覺系統,透過視、聽、嗅、觸等感官,廣泛甚或完整蒐集所見、所聞、所感、所知的訊息,施以統合研判後,做出正確的選擇和回應,這正是Kahneman和研究夥伴Amos Tversky在《快思慢想》中所說:「專家正確的直覺不只是捷思(heuristic),而是他們長期經驗的累積。」不過,直覺力中有一種情緒性的捷思(affect heuristic),在用為判斷、決策時,總是受到自己「喜歡、不喜歡」的主觀制約、操弄,因而很少依循思辨、推理的途徑,以致於容易導致直覺失準,嚴重者甚或造成系統性的錯誤,此種當事人非理性的自我干擾,當然應該注意、力求避免!

至於正確直覺所產生的「威力」,讓我們再細看竹林七賢中有神童之稱的王戎,在年幼時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:七歲的王戎,有一天和一群小玩伴在公園嬉戲,喧囂吵鬧中,有小朋友發現步道邊一棵結實累累的李子樹,大家望著又大又紅的李子,難免口水直流,於是,有人起哄、衝了過去,摘下李子,要往嘴裡塞,只有王戎不但按兵不動,還大聲說:「別摘!別摘!樹上的李子一定不好吃!」可是,一群小蘿蔔頭那會理會王戎的呼叫,摘下李子的小朋友咬一口後,紛紛吐了出來,還大叫:「哎呦!好苦澀!好難吃!」

  有人問起王戎:「為什麼知道這棵李樹的李子不好吃?難道已先嚐過?」王戎搖搖頭、笑著說:

  「沒有吃過,只是,站這兒一瞧,立刻發現這棵李樹就長在公園裡的步道邊,這裡每天人來人往,樹上的李子卻能留得這麼久、長得這麼大,就可以說明一定很難吃,如果好吃,早就被摘光了!」

  小小王戎能識李,他同樣憑藉思考上足夠的制高點,善用了相關的知識理路、思辨能量和直覺統合能力,才能「看到、想到、知覺到」別人「看不到、想不到、知覺不到」的知覺內涵,既同步轉化為具體的自制、勸阻行動,又能立即把道理說了出來!

  一千七百多年前,幼年王戎識李的故事,以及前述經驗老到的消防隊長,憑其多年累積的火場經驗,透過直覺,在危機四伏的火場中,「眼腦直映」、「耳腦直通」,即時全面觀照、蒐納環境中必要的相關訊息,融合記憶體中相關的先備知識,即時輸出正確的判斷和決定,兩者實有異曲同工之妙。這種知覺力應該是生活中一種不可或缺的「知覺商數(Perception Quotient,PQ)」的具體展現了!

  要之,知覺(perception)乃「有知有覺,覺所覺知」,是一個人面對外界「人、事、物、境、活動」刺激時,大腦歷經接收、分析、歸納、辨識、統合、詮釋後,形成對該「人、事、物、境、活動」清晰、完整的認知、理解和反應,因此,知覺力在運作上具有敏於知覺的「選擇性、整體性、統合性、理解性、恆常性和即時性」,能即時、有效地引導一個人對環境中「人、事、物、境、活動」所形成的態勢,進行「全面觀照、統合覺知、有效掌握、妥適回應…」等等一連串複雜的思維處理運作。當然,在知覺啟動時,會透過視、聽、嗅、觸,甚或味覺,乃至各覺的交互作用、深度統合,用以獲致完整資訊、進行精準合宜的覺知、思辨、判讀和回應,是現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能力,如能有系統地將知覺力的元素加以量化,轉換成知覺商數(Perception Quotient,PQ),應該是繼IQ、EQ、AQ(Adversity Quotient)之後,值得我們重視、發展、善用的生活能力指標了!

(作者為教育工作者)